您的位置: 黑河信息港 > 生活

灵絷 第十一章 我喜欢她-

发布时间:2020-01-17 12:44:10

灵絷 第十一章 我喜欢她?

傍晚,风灵帝国花岚城中心的中心街道上。白天的繁华即将落幕,夜晚的喧嚣才正要开始。

花岚城是整个风灵帝国乃至整个大陆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庞大的财力足以dǐng的上整整三个风灵帝国,而这条街就是整个花岚城最繁华的地区。

尽千米长的道路皆是由深海沉银铺成,这种深海沉银非常昂贵,一立方米的深海沉银就要好几十万,整整一条街的深海沉银就要上百亿。昂贵的同时,它也十分坚硬,就算是dǐng级的角阶灵技直接轰上去也只能留下一片黑而已,丝毫不会有半diǎn损坏。

道路两旁的路灯均是由一种叫做雷霆鳗的灵兽产出的灵石制作成的。这种灵兽生活在五千米以下深海里,外形比普通的鳗鱼要大好几倍,自身能够产生电能并发出能控制强弱的光,用它的灵石做路灯不需要任何消耗,就可以照亮很大一片区域,而且这些光也是可控的,晚上感受到光线的变暗能够自动打开,白天有阳光的照射又会不再发光。

道路的两侧挤满了规则不一的豪华建筑,有各种高大上的娱乐场所,商店,高阶灵石的交易场所;也有大陆上最dǐng尖的拍卖会以及最庞大的灵兽圈养区。想要在这里稳定的生活,那必须是在大陆上都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是歧视穷人,穷人也可以进入花岚城做生意或是消费,没有任何限制,只是他们实在是承受不起这里的价格,而他们售卖的东西在这里又基本上都算是垃圾。所以説这里除了极少数有头有脸的人物开店或是定居以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可以説是走马观花的看客。

虽然这里如此繁华,但这里却不是风灵帝国的首都,它的所属,就在这条街到的尽头,一座金碧辉煌的宗门,沉淀了百年积蓄的大陆最富宗门,花岚宗。

就在这隶属于花岚宗的繁华街道上,一男一女两道青涩的身影结伴慢悠悠地走着。

男孩身高一米七左右,有着一头偏灰色的头发,瓜子脸,五官清秀,额前碎碎的长发刚好遮住眉毛。在他的左耳上戴着一个月牙状的暗红色耳环,显得格外引人瞩目。更奇异的是,他拥有一双不同于普通人的瞳孔。普通人的瞳孔一般来説是棕色或黑色的,而他的瞳孔却和他头发的颜色一样,是灰色的,而且他的瞳孔两侧往中间靠,就像猫一样的椭圆形。

在他身边的女孩比他矮半头,下巴的高度刚好达到他的肩膀。同样也是瓜子脸,精致的脸颊就好像是雕刻出来的艺术品一般,黑黑的眼眸中流露着一种奇异的情绪,长发用一根黑色的草绳绑在脑后,留下两缕青丝垂在面颊两侧,露出了洁白的额头。在她的右耳上,戴着一个似乎和男孩左耳上戴着的相配的耳环,通体呈金红色,圆环状,就好像太阳一般。

这两人自然就是左翛和夏繁了。夏繁想出来走走,左翛带她出来后却又不知道去哪,于是就带她来到了这繁华的地段,带她看看有没有喜欢的东西就送给她。

但这不是左翛本身的想法,而是每次和夏繁的目光交织后,他心中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撺掇着他想要把最好的东西给她。这种感觉是在他第一次见到夏繁之后产生的,他也搞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左翛正有些手足无措的带领着夏繁参观中心街道的繁华,然而夏繁似乎并没有在意周围环境的改变,也没有想买什么东西,总是微笑着低着头,缓步走在左翛身旁。

左翛见状,以为夏繁是看不上那些东西,赶忙往前方更好的地方走去。

突然,夏繁拉住了他,对他説道:“不用了,不用给我买什么东西,陪我散散步,説説话就好。”

左翛孩子般的diǎndiǎn头,继续乖乖的和她并肩走着。

夏繁开口道:“还是要谢谢你帮了珵轩,我爸这么多年都在找这血石之灵的治疗方法,一直没找到正确的,就连那永生之灵我们也用过,可是方法都不对。”

左翛道:“额,其实吧,我是不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因为之前我听度娘説故事的时候只是听个开头,之后的我就睡着了,而当她説到关于血石之灵的那一会,我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愣睡不着,结果就导致现在我只会治那一个病,不过好歹我这仅会治的一个病现在倒是帮上了你们。”

夏繁轻笑道:“那倒是巧了,説明我们有缘啊。”

左翛傻笑道:“有缘……呵呵,不知道有没有份啊。”

夏繁道:“恩?你説什么?”

左翛道:“啊没什么。对了,我问你件事。”

夏繁道:“好啊,什么事?”

左翛磕磕绊绊地道:“那个,就是我一个朋友,他最近遇到diǎn事,想托我问问到底是怎么了。”

夏繁嫣然一笑道:“你的朋友么?”

左翛道:“对啊,我的朋友,他叫xiǎo明,他有一回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孩,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还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一直存在在他的心里,而且每次见到那个女孩那种感觉就越强烈,每次见到那个女孩他都想把最好的一切给她,女孩委屈的时候他也莫名其妙的感觉不自在,女孩开心的时候他的心里也变的宽敞了许多。想问一下,我到底…额不,是我朋友到底是怎么了。”

夏繁转过头来,用略带水气的眼眸望着左翛,看的左翛一阵出神:“你朋友是那个女孩的什么人,家人么?”

左翛摇摇头:“不算是吧,他们的父亲算是世交,他俩之前也没见过面。”

夏繁道:“既然不是亲人,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你朋友,喜欢上那个女孩了。”

“喜欢……”听了夏繁的话,左翛呆呆的重复了一遍,嘟囔道:“我喜欢你么……”

夏繁轻声问道:“你説什么?”

左翛赶忙反应过来,手脚不自在地道:“啊,没什么,我是説我那个朋友挺早熟的。”

夏繁望着左翛笨笨的样子,噗嗤一笑,又是一抹不为人知的红晕涌上脸颊,xiǎo声的问道:“那么,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啊?我,我不,不知道啊。”左翛被夏繁的问题问懵了,脸一红,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夏繁摆手道:“哎呀逗你玩的,走了。”説罢,夏繁转身往前方走去。

他俩谁也不知道,就在刚才夏繁开口的时候,对方的心跳都不约而同地加快了一倍,左翛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在这带给他奇异感觉的女孩面前表现自如,而夏繁是因为什么,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左翛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那美丽的的身影,自问道:“我喜欢她么?可是白珵轩……”

晃了晃头,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强行清除,快步跟上了夏繁的步伐。

两人走到一家名叫曼纽库的灵兽圈养店门前停了下来,这里虽然不像其他店里豪华的让人眼花缭乱,黑白搭配的墙壁,纯水晶制作的吊灯,几只没有攻击力的幼年灵兽毫无限制地展览在大厅内,以及简简单单几块牌子立在柜台前,上面记录着本店所销售的一切。

进入这家圈养店,夏繁的目光被大厅内展览的一只毛茸茸的幼年雪灵猫灵兽给吸引了去。事实证明,女人对毛茸茸的东西都没有设么抵抗力,譬如现在的夏繁。

纤纤玉手轻轻地抚摸着xiǎo雪灵猫背后柔顺的毛,使得它不断发出满足的“唔唔”声,双唇轻轻撅着,动人的美眸中尽是宠溺的神色。

望着有些母爱泛滥的夏繁,左翛心头一热,身体不受控制的走上前,右手颤抖地抬起,拖住了夏繁背后那一束青丝,轻轻往上一挑,然后悠然落下,使得一阵如兰般的香风吹过,吹进了左翛不争气的鼻子里。

夏繁感受到背后头发的异常,惊呼一声,转过身来目光迷离地看着正鼻孔发热,脸颊发烫的左翛,轻柔地问道:“怎么了?”

左翛挠挠头道:“啊没什么,这xiǎo猫你喜欢的话我买给你吧。”

夏繁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不用了。”

左翛道:“就当是你帮我朋友解答了问题的答谢。”

夏繁道:“真的不用,我出来主要是想帮我哥挑选一只灵兽来做灵器,他之前一直説想拥有一件邪兽灵器。”

左翛思索了一下,指着旁边的一只巨大的晶蓝色蜘蛛説道:“要做灵器的话,这只蓝鲸魔蛛更合适吧。”

夏繁赶忙摇摇头,双手缩在胸前,有些害怕地説道:“咦!我讨厌蜘蛛。”

重庆五洲医院网上挂号
上海远大医院专家
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都有哪些
辽宁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河南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