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黑河信息港 > 生活

流浪仙人 第二百六十六章 目中光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5:43

流浪仙人 第二百六十六章 目中光

.老头稳如高山的站着,任凭乐琳使出多大的力气都动的大战刀,一急之下立刻使出整劲的功夫,浑身猛然一抖,竟迸出奇大的力量,差diǎn儿把刀拉了回来。连那老头也被微微拉动了一下,但旋即双脚如钉般立定不动,终究还是功亏一篑了。

那老头忽然笑道:“武技很不错嘛、力量也蛮大的。只可惜跟我比还差的远!就算我伸着脖子让你砍,你都砍不动。

乐琳大怒道:“口出狂言的老东西!有本事放了我的刀,看我不一刀砍下你的破脑袋!”话音刚落,对方却説了一声‘好啊。’竟真的放了手!

乐琳又惊又喜,正欲转身飞逃而去,忽然看到那老头还当真闭起眼睛、伸长脖子等着砍了!如此机会怎能错过?于是刀光一横,唰出一抹呼啸的银色风雷,带着断木如纸的凌厉刀势重重的硬斩上去!

却听‘砰’地一声闷响,竟如木剑砍厚岩般,分毫不能入!乐琳大骇之下挥刀如阵阵烈风的往他头上、身上、腰间各种薄弱缓解猛劈狠刺,皆如砍中铜铁一般,除了一道道白痕就没有别的反应了。

乐琳大惊失色,她这全力一刀足以斩断大原木了,怎知对方竟无半diǎn反应?急怒之下又倒退数步,鼓动九转易脉**爆增力量后,又脚千均之力的一个虎跃熊扑之技,携着分岩断钢的巨力横斩对方颈脖。这次对方重于有反应了。

他微微晃了一下,满面笑容之间,脚步却依旧纹丝微动!

乐琳大骇,这可真的是拿木剑去捅钢板,碰到真高手了!连那力大如犀牛,足以撕虎裂熊的富尔科都无法不闪不避的硬接我全力一刀呀!纵然他身坚如铁,可我这一刀中也是暗含巨劲,足以推树倒墙了。而且又从他脚步的死门攻入,即使伤不了他,也该将其击倒甚至击飞才是,怎像砍在铁铸的大树上一样,撼不动半分?

震惊之余又见此人浑身上下朴实无华,头上没有任何法术头饰、面颈部位也没有任何耳环项链辅助、身上只穿一件非常普通的绿紫二色薄衣、手上一无特殊手镯护身二无法术戒指或手套加持,全然以本身的能力作战,这份能力和自信,定是个dǐng级心灵武士!再不逃走更待何时?当即脚步一变,将八卦步的身步一体力之技和蛮斗士的‘身如弹簧’本能全都迸出来,像蹬羚一样噌地几下就蹦的老远,快马亦不能及。

她这次算是猜对了,来者正是富尔科的老师,纳因图斯最厉害也是最长命的心灵武士索尼辛。莫看他都年过八十了,但一身自塑灵能已经练的出神入化、虽心而,真论起灵能武士的技法来,身体强悍的富尔科却又远不及他!刚才那两刀袭来之时,他早已给强如鳞甲的‘力能护甲’,再以‘精神壁障’相辅助,犹如全身披着重铠,寻常刀剑已是不惧。

然后又在刹那间给自己加持了‘固位术’。顿时人如粗树而立。便是一头犀牛也难以撼动!当对方大刀呼啸而来地一瞬间又动4灵能‘惰性壁障’。两者一加顿时获得了粘土魔像般地伤害减免能力。比dǐng级地蛮斗士还要高4!这种种防护灵能加在一起后。全身好似铜浇铁铸一般。在乐琳地猛攻之下也是只痛不伤!

乐琳刚窜出两百多尺远。互觉头dǐng上又一闪白绿色地任意门光华。又显出那个厉害无比地怪老头身影。然后倒栽葱似地从天而降。但这次他在半空中大呵一声:“留下来!”将手轻轻一伸。手中呼地一下出现一道半透明地犀利无格窄剑。宛如一缕风中刚刺斜刺乐琳地颈脖。而方位又恰好自死门而入。令其变招不及!

生死关头。乐琳全力施展蛮斗士地‘弹簧技艺’。全身勉力向旁侧一弹。以六寸地差距险险避开那古里古怪地半透明利剑。同时反手一刀挥斩头dǐng。欲以大战刀地长度又是迫开这极度危险地对手。

谁料那倒挂在半空中地身影忽然以不可意思地角度。硬生生横移数尺。还不偏不倚地又移到了乐琳地伤门。其手中利剑化为一道索命妖风急刺过来!

乐琳再次施展蛮斗士地本能技艺。又硬把自己‘弹’到了旁边。而那稳稳落到地上地老头只是略感惊奇地‘呓’了一声。整个身体在脚不动、手也不动地情况下再次以难以言语地方式侧移地数尺。又不偏不倚地移到了乐琳地死门位。那手中利剑依旧递到了乐琳地脖颈之间。宛如阴魂附体一般。

乐琳顿有魂飞魄散之感。任自己脚步如何灵活、身体如何弹跳。对方总像自己地影子一样准准地移到伤门或死门地方位。仿佛自己是有意往对方地剑锋上去撞!此时她才注意到那一柄‘利剑’居然是一柄全无重量地力能剑!

这下可就麻烦了,听説这种心灵武士能用灵能构筑一柄没有重量且近乎坚不可摧的力能剑,远比自己手中的中柄战刀灵活的多,自己已无半diǎn胜算,只得侧身横刀,以较小的巧劲卷起一阵绵密的刀锋护住自己,然后撤身飞退,迫使敌人消耗光自己的灵能,然后乘机逃脱。

她哪里知道索尼辛炼就了额头能源中心,可以源源不断的自我补充灵能,最擅长打持久战了。现在他仅以一二阶的‘滑行移动’、‘浮空术’等与乐琳周旋,根本不怕对方的消耗战。只见他好似一团飞影在乐琳周身上下飞舞,每每总能绕到乐琳的伤、死二门处递出一剑,反而迫使乐琳慌忙躲避。还有力气呵呵笑道:“你的武技不错,步伐很到位吗。你的老师是谁?”

乐琳已是险象环生,每次自己的长刀刚和对方的半透明力能剑一接触,对方便如一道粘在剑上的轻风,整个身体像没有重量似的飞飘而起,沿着自己的力道横竖飞移到身侧动突袭。自己非但借不到半diǎn儿力道,反而被他给借到了。那感觉就像自己变成粗笨的大汉

方却变成了八卦步的高手!顿时又惊又恼,便脱口而t“你爷爷教的!”接着刀光如浪暴涨而起,在这打不赢又逃不掉的情况下竟使出了搏命之法,妄想接着大战刀那齐肩高的长度优势直戳对方的眼睛和嘴巴而去。

谁知那老头轻哼一身,人如一阵无重的轻风呼地飞跃过她的头dǐng,以三维的移动瞬间避开了二维的攻击。刹那间奇异的剑光一晃而过,已尽嘶啦一下在乐琳肩膀上拉出了一个长长的口子!

那老头轻轻松松的‘飘落’于地,微笑道:“束手就擒,饶你不死。否则要你生不如死!”话一説完就听对方扔回来一句:“那还是死了的好!”言毕单手一扬那重如斧锤的中柄大刀,揉身飞扑而来。

索尼辛刚刚冷喝一声:“自找死路!”忽然觉有diǎn儿不对劲儿——这混了卓尔血统的家伙怎么受伤之后没有流血?!那健康小麦色的臂膀上只见一刀惊人的长长伤口,却未见一丝血迹流下。更为奇异的是,那伤口似乎还在慢慢愈合!

索尼辛心中大疑:这是什么古怪能耐?听説最近来了一批隐逸亚巨人,其身躯也有自我愈合的能力,难道这女子也混了隐逸亚巨人的血统?唉~~真是麻烦,那就只有先杀了你,再让那些龙脉牧师门拷问尸体了。

他不知乐琳练了九转玄功,此功练到一定程度甚至能修补眼中的脏腑和经脉创伤,甚至连丹田被坏后还能令辟一个丹田,可知其修复身体之能。现在随东郃子辗转近一年,仗着自己过人的天赋和坚持不懈的努力,已经小有成就了。

当然这等成就更本无法弥补双方的巨大差距,索尼辛人如飘风、身似快影,呼地一下又以简简单单的‘滑行移动’和‘浮空术’凌空飞到了乐琳的死门之位,剑如巨力强弩,芒似透空猛箭,劈头射来!

忽然斜刺里闪来一道粗如犀腿、快似凶蛇的狰狞青电,竟是无声无息的呼地一下轰响索尼辛!但索尼辛到底是dǐng尖的心灵武士,间不容之时,给自己加持了类似防护元素的‘元素适应’灵能,然后剑芒不变的飞刺乐琳的脖颈。

‘啪’地一下电蛇炸响躯体!索尼辛一阵剧痛中像破枕头般被轰飞到半空中,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力能闪电!这一击简直如大锤轰体一样,只觉得五脏如裂,要不是自己身上还有类似于高等虚假生命的‘高等活力术’护体,这一击就足够要了自己大半的老命!

人还在半空中他却当机立断给自己来了个五阶灵能‘灵能反馈’,急压低自己的力量,将其转化为更强悍的体质。待双足刚一落地,又施展出类似治疗伤害的‘肌体调节’灵能,迅治愈内外创伤。然后一抬头便看到五十尺外那个身材魁梧、穿着齐膝蓝色法袍的‘艾力露牧师’。

以及,他那双蕴涵着蓝波靛焰的奇异眼睛!

索尼辛刚问了一句:“是不是法子怒拉村的艾力露牧师?我可是很早就~~”此时忽然从后面传来三个心灵武士的焦急声音:“索尼辛先生,我们来帮你!”

原来这三人灵能水准稍高一些,利用‘滑行移动’、‘急术’等快的跑过来救援。看到索尼辛受人偷袭,便急忙叫喊起来。几个人刚一接近,便二话不説的挺起粗矛弯刀一齐扑向不远处的东郃子。那森森的钢铁之风中或有灵光奕奕的魔化武器、或有酸息逼人的强酸武器。常人挨上一记,立刻身陨魂断,绝无侥幸!

谁料那‘艾力露牧师’璨微光,然后光中自然显现一道粗如腰腿的凶猛长电,宛如飞天雷蛇轰地一下,先将一个灵能武士打飞了数十尺外,然后又‘啪啪’的接连闪出另两道粗长的狰狞电光,将另外两个人也6续击飞老远,然后摔在地上宛如被电麻痹了一般。

不远处的索尼辛顿时大惊,需知把人击飞出去肯定是力能雷电的效果,但把人电晕可就不是力能可以做到的了,必定是麻痹效果很强的雷电效果!但常人dǐng多只能做到把一种元素效果转化为另一种效果,绝对不可能在转化为力能效果的同时还带有雷电效果!能做到这一diǎn的人,那要对雷电及元素转化有多强的控制能力啊!

仅此一招,索尼辛便服了气,看也不看那三个麻翻在地的心灵武士,连忙对着‘艾力露牧师’和他身后的刚鬃毛毛猪高声説道:“且慢动手!我对‘艾力露牧师’仰慕已久。今日一见,果然是技艺非凡。何不停了这打打杀杀的事情,大家好好谈一谈?”

东郃子缓步向前,正准备回他两句,忽然现其瞳孔中隐含一丝炼炁者才有的精光。顿时心中大疑:心灵异能者虽然某些训练方法与我辈类似,但到底殊途不同归。连席纳洛都没有此种炼炁者的精光,他怎么会有?六兽真形图等术法虽然被公布出去,但也无人练出这种比较高深的内敛精光。观此一diǎn光泽,强旺而不耀动、凝练而不沉重,仿佛是修了数十年的老修者了,直追人仙之境!岂不怪哉?!于是慢慢出声问道:“不知你听了我那些献丑的言语后,有何指教?我也正想听上一听。”

索尼辛却忽然口出一诗道:“长生树上千年果,天火地露阴阳合。”

东郃子一听便暗惊,此话乃是送给福尔科那个手抄本中的一句话,讲的是长生树图决中调和精气神、贯通上下七关之法,是用了些隐语的,无人提diǎn的话自然看得莫名其妙。当时自己曾叮嘱福尔科,在练出效果前莫要轻易示人。如今那大块头的混血儿尚未练出什么本事,这老头怎么就练出来了?难道~~他偷学了那个手抄本?呵呵,有意思啊。未完待续,

长春治牛皮癣的医院
武汉全飞秒医院排名
贵州哪里治疗癫痫好
泉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中山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