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黑河信息港 > 教育

偏僻山村一年创收35亿藏了啥商机

发布时间:2019-06-09 17:42:39
小儿发烧怎么办 怎样退烧快
小儿发烧怎么办 怎样退烧快
小儿发烧怎么办 怎样退烧快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每当来到山清水秀、风光宜人的山区农村,很多长期在都市生活的上班族,总会有一种心旷神怡的舒畅。因此,山村住宿逐渐发展成民宿游。这其中,浙江德清莫干山的民宿是出名的。其实,莫干山的自然资源并不独特,举目全国,有很多这样的山水。那么为什么莫干山的民宿这么出名?

逃离都市喧嚣下乡寻求宁静,获得灵感打造本土精品民宿

沈蒋荣是莫干山仙潭村一家精品民宿的老板。正逢仲夏时节,莫干山的乡村旅游也跟天气一样,越发热了起来。因为生意太火爆,沈蒋荣店里原有的两辆电瓶车已经不够用了。

沈蒋荣家的客房每间每晚也要1380元,比县城里的五星级酒店还贵,但是依然供不应求。

《经济半小时》:今天店里客人多吗?

沈蒋荣:今天全满的,周末的话基本上天天满房,平时的入住率还是比较高的,平时也达到百分之七八十。

40多岁的沈蒋荣多年来一直在外经营着自己的餐馆。这几年,看着村里的精品民宿生意越来越火,他也下定决心,搭上多年的积蓄,回村做起了民宿生意。

沈蒋荣:做餐饮这一块基本上是40%的利润率,如果做民宿的话可以达到60%、70%的利润率,这个差距比较大。

眼下,像沈蒋荣家这样的民宿在德清县当地已经有80多家。一间间看似普通,实则充满设计,又迥然不同的乡村民宿自由散落在莫干山中。

:那您觉得农家乐和民宿的区别是什么呢?

沈蒋荣:农家乐和民宿的区别,一个是价格的区分,还有一个设计感的区分。

在山村里土生土长的沈蒋荣只有小学文化,可是说起自家民宿的设计感却十分轻松,他说自己对个词的理解,是来自于一个连中文都不太灵光的外国人,高天成。

△ 画面中这个外国人就是来自南非的高天成。莫干山的民宿故事,正是从高天成的这个名为裸心乡的民宿开始。

2004年,高天成来到中国上海经商,工作的巨大压力让他希望为自己找一个能放松休闲的地方。距上海仅两个小时车程的莫干山吸引了他的目光,其中一个叫三九坞的小村庄,更是让他流连忘返。

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莫干山镇民宿经营者高天成:它是一个宁静的小村庄,只有12个人住在那儿,大多房屋都是空置的,宁静。你如果住在上海,就难以得到宁静。

而在当时,和高天成一样,在乡间寻求宁静的,还有吕晓辉。这个在杭州从事了十余年城市改造的设计师希望能够逃离都市的拥堵和喧嚣。几经寻觅之后,他也将目光投向了莫干山,这里距杭州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那时的莫干山,只是零星有一些农家乐,以餐饮为主,产品单一,消费很低,远远不能满足像高天成和吕晓辉这样的人群的休闲度假需求。凭着敏锐的商业直觉,高天成觉得,这也许能变成一门生意。

说干就干,高天成在莫干山下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一口气租下六间破败不堪的老房子,当时大多数莫干山村民都觉得不可理喻。

而事实上,这正是一股在悄然兴起的中高端消费群体的逆城市化进程,而它也让当时还素不相识的高天成和吕晓辉在莫干山的乡村产生了交集,两人一拍即合。

设计师吕晓辉:我理解的这种安静,跟他理解的更自然,是一样的东西。然后很多人会需要这样的空间,而我们做这样的事情,刚刚合乎这时候的需求。

实际上,高天成并不是被莫干山吸引的批外国人。追溯历史,莫干山风景宜人,临近上海,通行便利,早在1896年,就有一些外国人陆续在莫干山建起了别墅。此后,旧上海的各路权贵也纷纷跟进。

△直到今天,在绿波万里的竹海中,还隐藏着上世纪遗存下来的200多幢式样各异的别墅,分别代表了欧、美、日、俄等十多个国家的建筑风格,莫干山也因此被誉为“万国别墅博览会”。

然而守着历史名胜和绿水青山,莫干山下的村庄却一度是全县为落后的地方。因为景区属于浙江省所有,莫干山村民享受不到门票收益;莫干山又是水源保护地,所有畜牧业、加工业都被禁止。

△贫穷落后,乡村凋零,年轻人纷纷外出寻求生计,带走的是生机,留下的是萧条。

而高天成和吕晓辉偏偏从这些空置,甚至破败的老屋里看到了价值。他们坚信,这些老屋与当地的自然和人文环境原本就浑然一体,尽量旧物利用,原地取村,既符合低碳环保的理念,也能造就本土民宿的真正竞争力。

吕晓辉:理想中的民宿,应该是百分之八十或者九十都是原来村落的意思,然后加了你百分之二十或者百分之十的用途。

吕晓辉对莫干山下的民宿充满了诗意的想象。而同样是设计师,工科出身的杨默涵就要理性得多。满怀乡村梦想的他,在下定决心从设计院辞职之前,花了半年时间,扎扎实实地对民宿市场进行了调研。

当时还在上海工作的杨默涵利用每个周末的时间,跑遍了离上海两到三个小时车程的乡村,终也锁定了莫干山。

杨默涵:过近这个度假感不是很强,过远不太适合一个周末,可能天数要从两天到三四天,所以我们的产品定位非常清晰,就是周末度假产品,比较适合一到两天的这样一个行程,服务于这些大城市客户群。

一个潜力巨大的消费市场,一个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刚刚好的地方,一群有想法的人,一切看起来似乎是天时地利人和。而当高天成率先向德清县政府申请民宿经营相关资质的时候,却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高天成:在中国(当时)想要建造一栋符合规范的建筑,政策不允许你太过创新,但是我和晓辉都想付诸更多创意,我们想在创意和政策范围内做到。

民宿经营虽然不失为兼顾环境保护和盘活乡村的一个有益尝试,但是要把居民用房改作经营用房,却实实在在给政府出了一道难题。

杨国亮:那么我们如何让这些符合市场的产品合法化,因为如果我们政府不支持,可能当时就灭掉了,因为它耐火等级达不到,它是不允许经营的,所以说当时我们也很纠结。

德清县政府一方面,认定精品民宿是将来乡村休闲旅游的发展方向之一,但另一方面却是政策的盲区甚至禁区。纠结的终结果是,当地政府给旧屋改造成经营用民宿开了绿灯。

杨国亮:可能从政策上没法去突破,那么首先我们可能营业执照上面、入住登记,给他一个规范化的东西。

△2015年,德清县推出了县级乡村民宿地方标准规范,规定了乡村民宿的术语和定义、服务质量基本要求、等级划分条件及评定规则。

:有了这个条例,意味着什么?

吕晓辉:意味着整个乡村这样(旧屋改造)的方式是合法的。

正是因为较为宽松的政策环境,高天成和吕晓辉们才得以从开始就能实现他们尽量保留房屋原结构的想法。而曾经被空置甚至遗弃的破败老宅,就这样以一种令人难人置信的方式焕发了新生。

事实上,早试水莫干山民宿的除了来自南非的高天成,还有英国人马克、法国人司徒夫等很多外国人。

△由于民宿早是由洋人而起,初的客源也多为外国人,因此莫山干的精品民宿逐渐有了“洋家乐“的叫法,以区别传统农民经营的农家乐。

杨国亮:现在的话,洋家乐不仅是指外国人在这边做的这些民宿类的项目,只要在我们这一边,就是符合我们的要求的、低碳的、环保的、绿色的,倡导与自然融入一体的这些产品,我们都是洋家乐。

△正是从个洋家乐开始,莫干山精品民宿奠定了尽量保留原始风貌,亲近自然,就地取材、低碳环保的基调,这恰恰成为此后发展过程中一个特色的基因。

杨默涵:上面这些木构是浙北民居一个典型的特色,这些穿斗虽然说是民居的一个穿斗,但是现在看还是很漂亮,包括这个木梯,这个应该是一个1978年左右的木楼梯,所以我们在这个空间把这样一个木梯,只是加一个扶手,把它完整的保留下来,终给客人的一个感觉,还是有一个岁月的痕迹在。

莫干山民宿经营者钱继良:通过改建之后,几乎保留了这边的一砖一瓦,包括所有的梁,结构几乎没有动过,那些横着的老木板都是村民架在猪圈上面的那些板,这些老梁,包括所有的墙,我们都保留下来了。改建这一个房间的空间,一般比会操作城市建筑的话(成本)高三分之一。

:为什么你愿意花这高三分之一的成本?

钱继良:如果这些老房都拆掉或者我用了那些新材质,变成了建筑快餐了,这跟我的初衷是违背了。

游客:装修的格局,然后一些横梁的木板,感觉都很像回到童年时代,回到外婆家的那种感觉。

△今天的莫干山民宿,几乎每一套房屋都以不同的形式保留着包括木构在内的原始建筑材料,它们原本就是这片土地的产物,沉淀着属于这里的时间和经历。

钱继良:原房东的名字叫玉芳,所以这里叫玉芳家,希望把这个村子里的故事、村民的故事、那些老房的故事延续下去。

△这些会讲故事的民宿带给当地乡村以现实的回报。

2013莫干山精品民宿达40余家,实现经济总收入1.46亿元。2014年精品民宿70多家,实现直接营业收入2.36亿元,同比增长61.7%。2015年精品民宿80多家,实现直接营业收入3.5亿元,同比增长38.3%。莫干山镇农村的人均收入也从2007年的8000元,增加到2015年的接近2万5千元。

前面我们看到,从个吃螃蟹的南非人高天成开始,短短几年,商人、知名设计师纷纷云集莫干山,民宿也就此蓬勃发展,现在已经成了当地一张靓丽的名片。那么这样的民宿市场发育,又给当地村民带来了什么?

民宿改造保留老建筑原貌,旧物利用乡村焕发生机

今年51岁的郎利琴是德清县仙潭村的村民,在这个莫干山脚下的小村庄里,现在像她这个年龄段的妇女炙手可热,因为手脚麻利,又会做农家菜,村里的10多家精品民宿都抢着请她们去帮工。

郎利琴现在每个月都有3000元的工资,年终还有奖金,每年老板还请她出门旅行一次。郎利琴工作所在的这套房子就是老板沈蒋荣自己家的老宅子改造的,也是他的家店,一共6个房间,所有的改造都是由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中年人自己构思设计的。

沈蒋荣:我基本保持原貌,整一面都是夯土墙,这是老的一个墙面打造,这些以前都是在农村里面要晒东西的,之前我们做那个青团的时候拌那个面粉用的,所以一旦夏天的话,我们基本就躺在这里睡觉,小的时候就躺在这里面玩耍,所以这个每一样东西都是相当于说都是以前老的东西,可以让我产生很多回忆。

沈蒋荣说自己没什么文化,更没学过设计,他的底气,一是来自于对这间老屋和这个村落的眷恋和理解,第二也来自周围的精品民宿给他的启迪。

这天,沈蒋荣又去走访了村里今年刚刚开业的一家民宿,老板来自德清县城,整体的改造和设计都是由一位专业设计师完成的。沈蒋荣这次来算是学习,因为他正着手在村里开自己的第四家店。这段时间,他把附近村里所有新开的民宿又跑了个遍。

沈蒋荣:很多好的东西我们必须要学习,虽然不能抄袭,但是很多东西可以借鉴,用借鉴来改变。

第四家店开工在即,沈蒋荣现在还打算把邻居沈建新家的空置老房子也租下来,开成第五家店。2007年,高天成在莫干山脚下租下的民居,租金仅为一年2500元,每年一付。9年时间,随着民宿的兴起,村里这些原本闲置的老屋行情一路水涨船高,沈蒋荣开出的价钱是每年4万,租期30年,一次性付清,但是沈建新似乎还不太满意。

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仙潭村村民沈建新:这边有山,旁边还有水,还有小溪,我这个环境特别有优势的,能不能价钱什么的给我抬高一点点?考虑考虑。

沈蒋荣:可以可以,互相考虑一下都是可以的。

△两人讨价还价间,沈蒋荣连续接了好几个订房的,眼看着民宿生意那么火爆,沈建新也动了心思。

沈建新:要不老板跟你合作怎么样?带动我们的经济,因为邻居。

沈蒋荣:那肯定的,毕竟我们都是自己村上人。

当沈蒋荣按自己的路子打造精品民宿的时候,设计师吕晓辉也正在村里另外一个民宿工地上忙活着。

现在的吕晓辉已经在莫干山脚下定居下来,并且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专门从事民宿的设计。他现在正在改造的这个民宿,一如既往地尽量选择保持原貌,旧物利用的风格。

吕晓辉:它就像植物跟土之间关系一样,没有中间,它是吸附在一起长出来了,你看不出来房子有任何城里的味道,直接出来就乡村了。

一听说吕晓辉来了,房东盛友弟赶忙迎了出来,热情地邀请他去自己家里做客。

△盛友弟的老宅子以每年4万元的价钱租给了吕晓辉的客户,但是老两口并没有搬离,吕晓辉把以前的柴房进行了改造,成了老两口怡养天年的地方。

盛友弟觉得这是晓辉和老板仁义,但吕晓辉觉得盛友弟和老伴的这种日常生活才恰恰是乡间民宿的吸引力。

吕晓辉对于乡村的宁静和智慧有一种深沉的迷恋,日子久了,村民们都知道了。这天50出头的沈林香一听说吕晓辉来了,赶快找上了门,她家的老房子有70多年了,也想改造一下,经营民宿,想请大设计师给她参谋参谋。

△吕晓辉的收费标准至少也要每平方米500元,当地村民们无法承受这笔费用,但是一旦村民有求于他,他也会提供一些建议给村民。

他希望这些沉淀着历史的建筑能够和乡村一起再次焕发生机。

浙江省德清县仙潭村村民沈林香:这里是布草间。

吕晓辉:你是把光线不好的地方留给自己,然后把通风的、感光好的留给客人,我觉得那边风景要比这边好。

新与旧的观念在这栋旧房子里不断碰撞,沈林香儿女的立场无疑让吕晓辉感到欣喜,不管是为什么目的,以什么方式,越来越多的村民正在意识到传统建筑的价值。

吕晓辉:我也充满期盼,用你们自己的双手去把这个房子做的很好,我觉得也是一个成就。

△吕晓辉在莫干山的工作室,正是80多年前那场乡村建设运动所留下来的一处旧址。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一些改良派知识分子深刻认识到农村问题在中国的关键地位,于是发动了一场以改造传统乡村社会为目的的运动。但终因为内忧外患、政局动荡,无疾而终。

而在32年前的1984年,又一群心怀家国的中青年学者齐聚莫干山,召开了一次被称作经济改革思想史的开创性事件的莫干山会议。除了变革农村产业结构的议题,和其他重要议题一起,为中国改革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今天,这间房屋的一砖一瓦、这座山的一草一木和新的改革者一起,正在见证中国乡村新的历史。

吕晓辉:其实我有一点预判,可能是期待,中国不久的时间里面会出来很厉害的一些村子,它是完全能跟国际的乡村媲美的村子。

半小时观察:乡村改造需胆识

莫干山的自然风光和名人资源由来已久,但民宿热潮却在2015年下半年才达到了一个引爆点。这也突出表现了,小众旅游时代来临的信号。

莫干山一方面是乘时代之风获得青睐;另一方面,独特的设计功不可没。与自然相和谐,原土原料,原汁原味的民宿,给心灵一份独有的宁静,加上毗邻上海杭州等特大城市,天时、地利,人和,共同造就了莫干山民宿的江湖地位。

不过其实在我国农村,很多地方都有可以与莫干山媲美的资源,在利用好自身的优势,发挥所长,对接城市,满足小众需求上都有不少的商机,所缺的只是“起而行”的胆识与魄力。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莫干山民宿的崛起,无疑是乡村创新发展的出色范本。

(本文:李天路)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年级工作部超级新声校园歌手比赛激情上演
山东省京剧院院长京剧是立体的艺术
皖北名胜八里河鱼欢鸟鸣精雕细琢组图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