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黑河信息港 > 美食

杨秋兴的南方革命

发布时间:2019-04-23 21:13:52

杨秋兴的“南方革命”

杨秋兴想要获胜,显然还有需要努力的空间。  中评社╱题:杨秋兴的“南方革命”,作者:王昆义(台湾),台湾战略学会秘书长、大学教授

在台湾绿营人士的心目中,普遍对“南”或“南方”有一个特殊的偏好,或者说具有一种特有的情结。这里可以举三个例子来印证:一是,以刊登台独人士文章为主的路媒体,他们称为“南方快报”,这个“快报”还标举着是“属于台湾派所共有的路媒体”;二是,对于台湾原住民的语言被称为“南岛语系”,而且经过研究的结果,整个太平洋南方的语言大都属于“南岛语系”,而所有的“南岛语系”的发源地还是在台湾;三是,支持民进党的重要票源都在台湾的南部,所以“北蓝南绿”似乎已经成为台湾选举一种不变的规律。

这种定型的观念,不仅存在民进党,国民党似乎也认定这是他们在选举中难以跨越的规律,所以在决定五都选举提名人选时,国民党几乎是把重兵部署在北北中,而在南、高两市看得出来国民党是有意打一场“牺牲打”,以致于提出两个有点不孚众望的人选,这样面对民进党在南部处于分裂的困境时,国民党也讨不到便宜。

如果当初国民党用心把胡志强改提名到高雄市参选,把朱立伦提名到台南市作战,这样现在才会真正让民进党头壳发烧。但国民党一开始就抱定一种“牺牲打”的策略,让民进党能够好整以暇,即使面对分裂的恶劣选举环境时,也没有强大的威胁感存在。那么民进党面对南部的分裂,为何又不惊惶呢?这是有必要从更深层的地方说起。

杨秋兴为何跳出来参选

要讨论高雄县长杨秋兴为何跳出来参选,我们有必要来回顾一下今年3月份我在《中国评论》月刊所刊登的那一篇“民进党五都市长人选出线的怪现象”文章,在那篇文章里面我就已经先行预测杨秋兴不太可能在民调中出线,因为这是“一军、二军的问题,没有全台湾性主流媒体镁光灯的照射,杨秋兴再怎么努力,总像是地方型的政治苦力,不具有一个大都市应有的架势,他想要在民进党高雄市长初选中获胜,显然还有许多需要努力的空间”。

既然我在2月写这篇文章时,就已经看准了杨秋兴不太可能在民调上超越陈菊,相信杨秋兴也不可能不会想到这个结果,但既然愿意参与民调初选,为何他又不服输的选择跳出来参选呢?原因不外乎有两种,一种是同志相残,一种是国民党虎视眈眈下的压力所造成。

先从种同志相残的情况来看,在民进党以民调初选以前,杨秋兴为了跟陈菊区隔属性,所以虽然两人都是出自民进党的新潮流系,但杨秋兴却一再宣示已经跟陈菊“分流”,也就是声明他已经退出新潮流系,不再是新潮流的成员,这就种下新潮流系会把他赶尽杀绝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民进党的新潮流系,它的组织源自于列宁式政党,这种组织在台湾发展以后,更像是黑帮组织,他们有严密的组织制度,以及人才培养的管道与方法,所以每一个参与这个组织的人想要退出,就有点像黑帮一样,不是你说要走就可以走。在“艋舺”电影中所描述的“本省卦”万华黑帮,一个要想脱离帮派者,通常都会被当成是一种“背判”,帮派成员可以运用各种理由对他进行狙杀,直到他流血死亡为止,所以进入帮派容易,退出帮派难。

新潮流系对于声明退出派系者,一样采取“狙杀”的手法,所不同的是,帮派对退帮成员的狙杀,一定是让他流血倒地。新潮流对主动退出派系者,则是要让他难以在台湾政坛上立足,不要说是留在民进党内,就是“叛逃”到国民党,也一样会“追杀”他到无颜再见江东父老,所以任何退出新潮流系者,他们没有一个有好的政治下场。

杨秋兴就是一个没有好政治下场者,他以前是在新潮流系的支持下,可以从容的在高雄县长的位置上呆上9年。如今他既然声明退出新潮流系,新系当然会“狙杀”他到底,他们应用各种力量对杨秋兴的支持者斧底抽薪,也对跟随杨秋兴的人全面封杀,这就让杨秋兴面临“狗急跳墙”的抉择。他如果不站出来参选,他与他的班底,甚至是有力的“桩脚”,都可能很快的在高雄县的政坛上消失,所以除了孤注一掷之外,别无选择。

杨秋兴在初选失败以后所面临的第二种“国民党虎视眈眈下的压力”,恐怕也是他非跳出来参选不可的原因。要知道,任何一个在地方上担任9年县长的人,不可能在施政措施上没有任何的疏失,即使他不贪,但行政上的瑕疵,也可能让他一退下县长的职务,就可能跟阿扁一样的转进牢笼。

显着的例子是,在他任内得意的建设,就是跟台湾烨联集团所弄出来的“义大世界”。那么大的投资项目,是否有土地变更的问题,或者环境评估上的瑕疵,恐怕都逃不过国民党的法眼;只要有任何的瑕疵,即使杨秋兴不贪污,也可能被国民党施“法”追杀到底,杨秋兴想要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并不高。所以这时候跳出来参选,送给国民党一个“人情”,只要这次他选得不差,即使没有选上,也许未来跟国民党还有合作的空间。

国民党虽然在高雄县有王金平和林益世这些老少派的政治人物,但因长期没有在高雄县执政,他们一直无法自行培养出可以竞逐县长的人物,外加高雄县市合并,国民党能在两地合一的地方再找出一个有力的政治人物独当一面,恐怕20年内都很难办到。所以未来如果能够跟民进党培养出来的政治人物合作,甚至把他拉拢过来,应该是一种政治捷径。因此,杨秋兴这次跳出来参选,必然是要做出姿态,累积未来可以跟国民党讨价还价的筹码。这样不但可以自保,起码还可以保持他在高雄市的政治热度。

这种情形似乎也发生在台南市长许添财的身上,所不同的是,许添财属于阿扁的“正义连线”,他不是新潮流系的成员,必须等到阿扁跟吕秀莲表态是否支持,才能决定是否跳出来参选;没有阿扁的支持,许添财想独力在台南市有所作为,恐怕很难。这也是许添财迟迟无法做出决定的原因。

杨秋兴在高雄市的“深浅”

杨秋兴既然已经决定跳出来参选,那么我们就来评估他对这次高雄市长选情影响的“深浅”,或者说是对整个选情影响的力度有多大吧!

这里我们就从“地缘政治”谈起。高雄县市的地理划分颇为奇特,它不像台北县市有一条淡水河分隔,既没有山川隔绝,也没有任何自然障碍物作为区分,许多人来往于高雄县市,常常不知道跨过一个街道,就已经穿越了县市的交界。

虽然县市之间没有任何的阻隔物做为分界,原本应该可以很容易融合,但如果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高雄县市的“政治分界”一直有着相当不同的面貌,这当然跟地方的经济发展不同所致。举例来说,在高雄市尽管一样有选举进行,但这个城市就是形成不了地方派系。国民党方面过去虽然有意培植当地老政治人物像陈田锚、王玉云等家族政治作为在地的“派系”,但终仍然无功而返。王玉云甚至因为经济问题跑到大陆经商不敢回台,只有陈家在当地还有一点点的政治影响力。

高雄市无法形成政治派系,当然跟它的发展有关。高雄市是一个工业发展型的都市,外来人口比在地人口多很多,而且因为是工业与港沪都市,所以外来就业人口以劳工为主;国民党威权体制时期,也曾期望以“国营事业”做为基地,把这群劳工转化成为支持国民党的力量。

然而,高雄市的工业发展从1960年代开始是以加工出口区作为发展的步,当时在加工出口区的劳工是以女性为主,过去一些台湾的怀旧电影,只要一拍到当时的情景,大都免不了有一个在黄昏时候,会有绵绵不绝的一大群下班女工骑脚踏车返家的镜头。所以,这个在1960年代开始发展的都市,而且当时是以女工为主的都市,就让国民党的组织力量难以发挥,毕竟女性对政治事务的冷漠,使得国民党无法着力。

【第1页第2页】

婴儿便秘的解决方法
三岁小孩咳嗽厉害怎么办
宝宝感冒了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