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黑河信息港 > 法律

史上冷艳青年军征服欧洲后突然解体惊天悬

发布时间:2019-05-10 15:17:55

在暌违16年再次闯进欧冠8强后,人们很容易将目前这支阿贾克斯拿来和上世纪90年代中期那支摧枯拉朽的不败之师做比较,但正如德里赫特此前在接受ESPN采访时说过的那样,“这完全没有可比性,他们赢得了欧冠,他们是英雄,而我们还没有。”

多年后,阿贾克斯青年军又在欧冠掀起波涛

延伸浏览:

欧冠被高估豪门?遭黑马吊打,全靠C罗仙气吊着

作为目前欧洲足坛炙手可热的中卫,年轻的德里赫特在阿贾克斯击败AC米兰夺得1995欧冠桂冠时虽然还未出生,但这丝毫不妨碍他对于那支梦幻军团的崇仰之情。毕竟,德里赫特9岁就来到阿贾克斯青训营,这里就是他的第二家,他熟知这里的一草一木,范加尔彼时领衔的那支阿贾克斯所创造的光辉业绩,早已烂熟于德里赫特的心中。

90年代中期那支阿贾克斯到底多有强?前皇马主帅,被誉为足坛哲学家的阿根廷人豪尔赫-巴尔达诺曾说过一句名言,“阿贾克斯不属于这个时代,他们正在接近足球的乌托邦。”巴尔达诺之所以有感而发,那是由于他领军的皇马在赛季的欧冠小组赛中,被阿贾克斯玩弄于股掌之间。实际上,皇马只不过是那个时期被阿贾克斯击垮的其中一个豪门罢了,正如巴尔达诺所说,阿贾克斯的足球智慧在那个时期已出神入化,击败他们难于登天。

属于阿贾克斯的那段传奇得从1991年说起,在莱奥-本哈克远走伯纳乌执教皇马后,当时年仅39岁的范加尔走马上任,这位球员时期资历平平的荷兰人,在此之前没有任何职业队的执教经历,但作为1名土生土长的阿姆斯特丹人,他对阿贾克斯的足球哲学烂若披掌。

早在上世纪80年代,约翰-克鲁伊夫就将阿贾克斯打造了1支恐怖之师,师从米歇尔斯的他将“全攻全守”的足球理念完美嫁接到了当时的那支阿贾克斯身上,球队也因此斩获了1987年的欧洲优胜者杯。

范加尔来到阿贾克斯后,将专属于阿贾克斯的“全攻全守”进一步精进,他更加强调团队间的合作,前曼联主帅曾在一次采访中袒露了他的足球哲学,“足球是一项团队运动,因此球队里的每一个人都必须相互依托对方,如果有一名队员没有完成他的任务,那他的队友就会遭罪。这就使得每一个人都必须在球场上完成基本的工作,然后再创造出无与伦比的足球,这需要强大的纪律性和球员本身的才华。”

范加尔是这支青年军的统帅

显然,无论是米歇尔斯、克鲁伊夫,还是范加尔,都深知“全攻全守”对于球员的自身要求会有多高。幸运地是,阿贾克斯从来不乏天才。这当中,范加尔无疑是荣幸的一个,在他来到球队后,大批才华洋溢的年轻人正等着和他一起蓄势待发,戴维斯、德波尔兄弟、雷兹格、奥维马斯、西多夫、范德萨、克鲁伊伊维特等一波本土青年才俊,让那支阿贾克斯变得活力四射,除此之外,球队还拥有老将布林德稳定军心,加上两个传奇外援,芬兰人利特马宁以及来自尼日利亚的边路快马菲尼迪-乔治。

1995年欧冠决赛,阿贾克斯首发11人

依托着这批出色的球员,阿贾克斯在年以不败的战绩拿下荷甲,在那个赛季中,阿贾克斯在34场联赛中轰进了惊人的106球,场均进球超过3个。但范加尔明白,在荷甲的横扫千军不足以说明一切,真正的考验还是在欧洲赛场。

阿贾克斯的经典阵型

一个赛季后,范加尔和他的弟子们等来了被载入史册的一刻。首发阵容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阿贾克斯,在赛季的欧冠决赛中,靠着替补登场的克鲁伊维特的进球,击败了强大的AC米兰,从而第4次捧起欧冠的奖杯。与此同时,球队还取得了那个赛季的荷甲。

里杰卡尔德助攻,克鲁伊维特85分钟绝杀

阿贾克斯登上欧洲之巅

绝不夸张地说,阿贾克斯的艺术足球在那年到达了一个新的。其中,有一场荷甲客场对阵马斯特里赫特的比赛,至今仍被球迷津津乐道。当时,阿贾克斯的球员在自己后场被对手疯抢,但他们却不紧不慢,没有选择忙乱开大脚解围,而是从容不迫地通过不断倒脚,终将皮球传给奥维马斯,由他完成致命一击。这粒只能出现在游戏中的完美进球,让场边的范加尔也不禁鼓掌叫好。

95阿贾克斯教科书式破紧逼,真正的全攻全守

1995阿贾克斯演绎经典反前场逼抢(来源:视频)

:95阿贾克斯庖丁解牛式破门 范厨师当年的神之队

阿贾克斯的生猛势头在赛季照旧不减,球队再一次闯进欧冠决赛。遗憾地是,他们终在点球大战中不敌尤文图斯,无缘卫冕。时过境迁,两队又在今年的欧冠8强战中相遇,而当年的故事也再次被提及,前阿贾克斯总经理大卫-恩特就在两队抽签出炉后,就向媒体披露,他怀疑23年前尤文球员有在比赛前服禁药。

恩特的猜测不是空穴来风,当年参加了那场决赛的德波尔也向英国《独立报》泄漏,“奥维马斯告诉我,他感觉对手的眼睛很不对劲,那人看起来就像是服用了什么东西一样。”另外一位当事者菲尼迪-乔治一样有着相同的体验,在一档关于这起禁药事件的纪录片中,尼日利亚人不解地说道,“通常来说,1名球员只能在场上维持20分钟左右的高强度剧烈奔跑,但他们却可以一直延续90分种、120分钟,要知道那还是赛季的一场比赛了,这太不正常了。”

1996年欧冠决赛,尤文点球击败阿贾克斯夺冠

平心而论,阿贾克斯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众所周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意大利足坛长时间和禁药事件牵扯在一起,尤其是在2004年,都灵地方法院曾宣判尤文队医疗主管里-阿格里科拉因“在体育领域内犯有讹诈行动”被判入狱22个月,所谓讹诈行为其实就是使用禁药。而名帅泽曼也更是直言不讳道,“尤文的医生向球员提供了违禁药物,谁也抹煞不了这个事实。”

法庭上的阿格里科拉(右)

尤文禁药悬案的真正高潮发生在2013年,还是在那部菲尼迪-乔治接受采访的纪录片中,一位名叫杰赛普-多诺菲奥的血液学专家表示,他分析了尤文球员在1996年2月至6月的血红蛋白,得出的数据是相当不正常。虽然无数尤文球迷认为阿贾克斯的怀疑是由于输不起,但不管怎样当年的事件的的确确存在争议,恩特就总结道,“荷兰足球还是太天真。”

在输掉了与尤文的那场欧冠决赛后,等待阿贾克斯的是另一个噩梦。

博斯曼的一纸诉状,促使《博斯曼法案》诞生

1990年,一位名叫让-马克-博斯曼的球员将自己的俱乐部RFC列日告上法庭。他的合同已到期,但按照当时的转会体制,他没法自由加盟其他球队,而需要新东家支付转会费。博斯曼终赢得了判决,欧盟法院1995年正式出台《博斯曼法案》,允许球员合同期满后自由转会。

1夜风云散,当年那支不可一世的阿贾克斯因《博斯曼法案》彻底解体,主力球员纷纷转会其他豪门。一套首发阵容,只换来不到5000万欧元的转会费,而范加尔也在1997年登陆诺坎普执掌巴萨,属于阿贾克斯的辉煌90时期宣告终结。

博斯曼法案出台后,阿贾克斯大批主力相继离队

博斯曼法案只不过是加速了本土球员的流失,目前担负阿贾克斯经理一职的范德萨就表示这是时势所趋,“我们不得不卖掉球员,荷兰是一个小国家,虽然我们能产出源源不断的球星,但你也必须得要求对手也是球员,这样才能进步,但遗憾地是,他们不在荷兰联赛踢球。我自己就是个例子,只有走出去,才能让球员进步。”

阿贾克斯是幸福的,阿贾克斯也是不幸的。幸福源于他们能源源不断产出才华弥漫的天才,不幸在于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批孩子注定要远走高飞。

但无论如何,新的一批阿贾克斯天才又出现在欧冠的八强中,对手又是尤文图斯。克鲁伊夫曾有句名言,“意大利人不会战胜我们,但我们会输给他们。”

显而易见,这位荷兰足球的骄傲是在强调两个不同足球文化之间的冲突,无论是他此前领衔的阿贾克斯或是巴塞罗那,都曾在占据巨大优势的情形下,被来自意甲的球队靠着一次反击或一次本身的失误,从而遭到惩罚。而从两队的回合比赛来看,局面和克鲁伊夫的话语极为吻合,阿贾克斯占据了优势,但尤文还是在客场拿到了一分。

只不过,这一次如果阿贾克斯在第二回合淘汰了尤文,没有人会感到意外。主帅腾哈赫和他的队员们深知,有了在伯纳乌4比1击败皇马的经典战役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欢迎搜索关注公众号“足球大会”:只做有意思的足球原创】

葵花胃康灵
葵花护肝片
葵花护肝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